格雷手脚麻利地将布兰顿的尸体悬挂在死者租用的小楼的顶楼上。当他想锁门离开时,才发觉锁门要用钥匙,急切中找不到,现在无法锁门了。

  两小时之后,他驾着车与哈莱金一道回到这幢房子。

  “布兰顿近来因离婚心情很不好。”格雷对哈菜金说:“本来我早该来看看他的,可是没人知道他把自己藏到哪儿去了。今天上午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不想活了,我这才问明了他的住址,我想您跟我一起来也许能开导开导他。他在电话里说他住在德拉维尔街126号一幢白色楼房里,我们大概已经到了。”

  哈菜金先走下车子,见大门虚掩着,便推门而人,扭亮电灯。5分钟之后,两人在顶楼上发现了布兰顿。正当他俩面对悬在梁上的尸体瞠目结舌时,楼下传来“吱”一声开门的声响。哈菜金跟着格雷赶到楼下的后门,只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门口。

  “我妈妈叫我把这瓶牛奶送给布兰顿先生。”她甜甜地说。哈菜金接过牛奶,待女孩离去后,立即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

  警察赶到之后,哈莱金立刻命令他们将谋杀嫌疑犯格雷拘捕候审。

  格雷从哪里露出了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