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猎物是活生生的人,“他也许是我们见过的最可怕的杀人机器”;有的人不仅仅是杀人“他到底在做什么?”“他在听我的心跳,因为他曾经说过他要吃了我的心”;他们的大脑也许与谋杀有紧密联系,“我实在不想活下去了,因为我还会杀人的”;他们可能就住在你隔壁,“他们想融入我们的圈子,但也会把你给杀了”。匈牙利有个凶手杀了600多人,而有的凶手则集体作案,“杀病人的护士通常独来独往,但这个案例并非如此”。今天,让我们走近连环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