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封闭的房间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Mon Jan 28 12:38:08 CST 2019

  一天,一个满脸愁云的少女来到私家侦探段五郎的办事处,对段五郎说,在上周二的晚上,她姐姐被煤气灶里泄漏出来的煤气熏死了。奇怪的是,姐姐的房间不仅窗户关得严严的,连房门上的缝隙也贴上了封条。
  进行调查的刑警认定:别人是不可能从门外面把封条贴在里面的,这些封条只有死者自己才能贴上。所以警察认定她姐姐是自杀。可是少女说,她了解姐姐的性格,姐姐决不会轻生,这一定是桩凶杀案。
  段五郎听了少女的陈述,试探地问道:“谁有可能是嫌疑人呢?”
  少女激动地说:“姐姐有个恋人,但他最近却与别的女人订了婚。他一定是嫌姐姐碍事,所以就下了毒手。”
  “这个男人是谁?”
  “叫冈本,他和姐姐住在同一幢公寓里,出事那天他也在自己的房间里,可他说什么也不知道,那肯定是说谎!”
  于是,段五郎和少女一起来到那幢公寓。
  这是一幢旧楼,门和门框之间已出现了小缝隙。在出事的房门上,还保留着封条。段五郎四下里一瞧,便向公寓管理人员询问案发当夜的情况。
  管理人员回忆道:“那天深夜,我记得听到过一种很低的电动机声音,像是洗衣机或者是吸尘器发出的声音。”
  段五郎眉头一皱,说:“冈本的房间在哪里?”管理人员引着段五郎走到冈本的房门前。打开房门,段五郎一眼就看到放在房间过道上的红色吸尘器。他转身对少女说:“小姐,你说得对,你姐姐确实是被人杀害的,凶手就是冈本!”
  那么,段五郎是怎样识破的?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2:40:44
反锁的酒窖
  波衣德先生一向都是乘星期五上午9点53分的快车离开他工作的城市,在正好两个小时后,到达他郊外的住宅。可是有一个星期五,他突然改变了以往的习惯,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他坐上了那天夜里的火车。
  回到家里已近午夜12点,波衣德听见他的秘书阿必特正在地下的酒窖里高呼“救命”。波衣德砸开门,将秘书放了出来.
  “波衣德先生,你总算回来了!”阿必特说道,“一群强盗抢了您的钱。我听见他们说要赶午夜12点的火车回纽约市去,现在还剩几分钟,只怕要来不及了!”
  波衣德一听,焦急万分,便打电话请海尔丁探长来调查此事。
  海尔丁找到阿必特问道:“你是说几个强盗用枪抵着你,逼你打开保险柜?”
  “是的,”阿必特答道,“然后他们又逼我服下一粒药片,大概是安眠药之类的东西。我醒来时,正赶上波衣德先生下班回来。”
  海尔丁检查了酒窖,发现这是个并不很大的地窖,四周无窗,门可以在外面锁上,里面只有一盏40瓦的灯泡,发出不太明亮的光,但足以照明用了。在酒窖里,海尔丁找到了一块老式机械表,他问阿必特:“发生抢劫时你戴着这块表吗?”
  “哦……是……是的……”秘书回答。
  “那么请你跟我们好好说说吧,你把钱藏在哪儿了?你和那些强盗是一伙的!”阿必特一听,顿时瘫倒在地。
  那么,海尔丁是如何知道的?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3:15:19
美军正在研发新项目。这天,总工程师将在科研所的论证会上汇报工作。
  下午3点,会议正式开始。正当所长移动话筒时,电话线将一只茶杯碰翻在地,总工程师弯腰捡茶杯时,意外发现桌子下安装有一只微型录音机,于是所长立即报了警。经过检查,发现录音机里的磁带上开始没有声音,3分钟后有轻轻的关门声,12分钟后是与会者进入会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因此可推断,安装录音机的时间大约是在下午2点45分。
  这天是星期天,科研所只有3名女职工加班,联邦调查局的人员决定找她们谈话:“请你们分别说明一下2点45分时都在做什么。”
  最先回答的是苏珊:“我一直在打字,太累了,所以去阳台上活动了一下身体。”
  “你为什么穿旅游鞋?”调查人员问。
  “昨晚打保龄球扭伤了脚。”苏珊回答。
  斯蒂文回答:“午餐后我去取水,经过楼梯时,看到那里的挂钟,当时正是2点45分。”
  “你为什么穿高跟鞋,不是规定只准穿所里发的平跟鞋吗?”调查人员问。
  “我身材矮小,下班后要去会男友,担心来不及回家,所以穿着高跟鞋来了。”斯蒂文说。
  调查人员又问辛吉斯:“你这么高的身材为什么也穿高跟鞋?”
  “今天是星期天,我以为加班时可以例外。”
  调查人员让其中两个走了,只留下一个继续审问,结果案件告破。
  那么,她是谁?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3:17:48
晚宴杀人事件
  在美国,家庭宴会十分盛行。今晚,史密斯家中举行的晚宴已进入高潮。
  宾客当中,最受人青睐的是青年影星麦克尔。他被女人围在中间,神采飞扬,尽管平日有些酒量,但由于连连干杯,几杯威士忌落肚后,他已有了几分醉意。主人史密斯厌恶地望着得意扬扬的麦克尔,用叉子叉上一个沾了调味汁的大虾走上前去:“麦克尔,今晚你的领带可真漂亮啊,又是哪个相好送的礼物吧?”史密斯一边讥讽着,一边若无其事地挥动着手中的叉子,黑红色的调味汁溅了麦克尔一领带,雪白的丝绸上顿时污迹斑斑。
  “哎呀,真对不起,对不起。”
  “不,没什么,这种领带一条两条的算不了什么……”麦克尔毫不介意,取出手帕欲将上面的污迹擦掉。
  这时,史密斯夫人走了过来:“要是用手帕擦会留下痕迹的,洗手间里有洗洁剂,我去给你洗洗。”
  “不必了,夫人。没关系,我自己去洗,夫人还是去招呼其他客人吧。”因为有史密斯在场,麦克尔假装客气一番,然后迅速朝洗手间走去。他从洗手间的架子上取下洗洁剂,倒在领带上擦拭着污迹,洗净后,他立即回到宴会席上,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与人谈笑风生。
  不久,麦克尔的身子晃了一晃便倒下了,酒杯也从手中滑到地上,摔碎了。宴会厅里众人哗然。急救车立即赶到,将麦克尔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麦克尔被诊断为死于酒精中毒。
  然而,只有一个人在暗地里幸灾乐祸,他就是宴会的主人史密斯。他得知自己的妻子与麦克尔有私情,才处心积虑以此进行报复的。
  那么,史密斯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杀了麦克尔的?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4:17:30
打破玻璃的人
  时间已经很晚了,在德立克摩尔宾馆,一个清洁工正在拭擦前厅的内线电话。突然,旁边传来了打碎玻璃的声音,紧接着警报声响起。
  大厅里面有一个展橱,里面陈列着德立克摩尔宾馆50周年的纪念品:该宾馆的第一份菜单,每个房间的价目表,一些珍贵的硬币、邮票、照片,还有第一位尊贵客人的签名等物品。
  夜班经理和其他员工很快赶到,发现附近只有三名客人。经理坚决而有礼貌地请求这三名客人在此等候,直到警察来到。
  “我们一直在看着他们,”经理对警察说,“那个坐在扶手椅上看书的是奥克利女士,她说她刚吃完工作晚餐。我们要求她待在这里时,她很合作,坐下后就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本书来看。”
  “布莱尔先生说他刚从房间里出来,想到前台拿几片阿司匹林,因为他妻子有点头痛。我们留住他后,他用投币电话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我在旁边听到他说让妻子等一会儿,不要着急。”
  接着,经理又指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男人说:“格林利夫先生刚从宾馆酒吧出来,侍者拒绝再给他上酒了。于是他就在这里闲逛,我们在电梯里面找到了他,当时他的手指被电梯门夹住了。”
  “偷东西的人绝对没有想到我们装了警铃,”经理说,“也许他早被吓跑了,我们抓不住他了。”
  “我倒有一个主意,”警察说,“有一个嫌疑人行为反常,我们可以把他带走。”
  那么,警察怀疑谁?为什么?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4:36:37
化装舞会上的凶手


安全部门已经警告过首相,要求他取消今年的化装舞会。但在这个面积狭小的公国里,化装舞会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尽管受到了叛乱者的种种威胁,但是一年一度的化装舞会还是如期举行了。
  舞会前,首相为了安全起见,布置了大量工作。化装成拖着假腿的海盗的客人交出了他的剑,化装成土耳其苏丹的客人交出了他的大弯刀。除了允许一个化装成棒球队员的客人带了一根球棒进场外,没有任何钝器能被带进会场。大家都认为不会有危险。
  但还是出事了。一个八十多岁的公爵被棍棒敲击致死。警察勘察了现场,只见公爵装扮成了一个农民,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血还在淌着,淌到了旁边的一个黑洞洞的缝隙中。
  “快!”探长对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说,“快关上大门,通知警卫。”
  他身旁的正是装扮成假腿海盗的州长,他马上小跑离开了会场。
  探长的助手说:“我们必须找到凶器。”
  化装成棒球手的客人是首相的一个政敌,他说他的球棒在楼上。警察果然在楼上的男浴室外的痰盂里面发现了球棒。
  “把证据带走,”探长喊道,“交给美国大使馆化验,一定要找到凶手。”
  “不一定要去化验,”命案发生后,首相第一次发话了,“我知道是谁杀了公爵!”
  那么,谁是凶手,凶器又是什么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4:38:51
被拐走的少女
  一个双目失明的少女在某一年的夏天被绑架了。
  少女除了知道拐走她的好像是一对青年夫妇和自己被关在海边一间小屋以外,别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给破案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对于她被困了三天的小屋,她只是说:“这小屋能听到海浪的声音,也感觉得到潮水的湿味。我好像被关在小屋的阁楼上,双手被捆着,躺在硬邦邦的床上,天气非常闷热,屋内却只开了一个小窗。到夜晚,有一点风吹进来,才觉得凉快些。”
根据这些线索,警察在海边一带进行了彻底的搜查,找到了两间这样简易的小屋,一间朝南,一间朝北。这两间屋子里都是空荡荡的,而且打扫得干干净净,看不出任何痕迹。 警察认为,只要能够确定少女是被困在哪一间小屋,而最近在这间小屋里又住过一对青年夫妇,那么,这青年夫妇就是拐骗犯。但是,根据少女所提供的情况,目前不可能确定她被关在两间小屋中的哪一间。这样,自然也就难以肯定凶手是谁了。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警方去请教名侦探葛伦。葛伦问明具体情况以后,立即作出了判断。
  这些具体情况是:
  (1)两间小屋的结构几乎完全相同,不同的是楼阁的小窗一个朝北,一个朝南。
  (2)海岸朝海的方向是南面,北面对着丘陵。
  (3)少女被绑架的那三天都是晴天,一点风也没有,很闷热。
  那么,少女是被困在哪一间小屋的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8 14:39:16
迟到的侦查
  哈莱金接过一份报告,看了一会儿,对警长说:“根据验尸的报告,特里德太太是两天前在她的厨房中被人用木棒打死的。这位孤独的老妪,多年来一直住在某山顶上一所破落的庄园里,与外界几乎隔绝。你想这会是什么性质的谋杀案呢?”
  “哦,真该死!我昨天凌晨4点钟就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告诉我特里德太太被人谋杀了。开始我还以为这又是一个恶作剧,因此直至今天还没有着手调查。”警长莫纳汉尴尬地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现场看看吧。”
  警长将哈莱金引到庄园的前廊说:“由于城里的商店不设电话预约送货服务,顾客必须写信订货,所以老太太连电话都很少用。除了一名送奶工和一名邮差是这里的常客外,庄园唯一的来客就是每周来一次送食品杂货的男孩子。”
  哈莱金紧盯着放在前廊里的两份报纸和一只空奶瓶,然后坐在一张摇椅上问:“是谁最后见到特里德太太的?”
  “也许是卡森太太。”警长说,“据她说,前天早晨她开车经过这里时,还看见老太太正在前廊取牛奶呢。据说特里德太太很有钱,在庄园里,她至少藏有5万元。我想这一定是谋财害命。凶手手段毒辣,但我们现在还找不到什么线索。”
  “应该说除了那个匿名电话外,我们还没有别的线索。”哈莱金更正道,“凶手实在没料到你会拖延这么久才开始侦查!”
  那么,哈莱金怀疑谁是凶手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9 12:27:23
一支香烟
  “怎么又碰到麻烦的案子了?”
  “是啊,我们这种人一年到头没有几天是空闲的。5天前,郊外一户人家的女主人被人杀了,案发时间是下午1点半至2点半之间……”雷格特警长递给大胡子探长一支烟后,继续说道,“被害人的丈夫是维也纳乐团的钢琴家,案发时,他正在剧场表演。目前,只有两个人值得怀疑,但我们缺乏证据,很难确定谁是凶手。”
  大胡子侦探吸了一口烟,问道:“在现场有没有凶手遗忘的东西?”
  “我们在大门口捡到一支才吸了几口的香烟。”警长继续说,“下午1点左右,被害人在打扫前院,这是一个路过的邮差看见的。落在门口的那支只抽了几口的烟,一定是凶手扔下的,凶手甚至还用脚踩过它。”
  “你刚才说的两个嫌疑人都抽香烟吗?”
  “是的,而且都抽这个牌子。其中一人是某家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据我们调查,他收入很高,经常到被害人家里拜访。”
  “那,另一个人呢?”
  “他是这个地区的缝纫机推销员,他经常缠着被害人买他的缝纫机,可是被害人对缝纫机根本不感兴趣。”
  “可能他被拒绝后,恼羞成怒,于是把女主人给杀害了……有这种可能吗?”探长推测道。
  “可是没有证据呀!”
  探长把嘴里的香烟取下来,朝烟头上看了一眼:“凶手正是缝纫机推销员。”
  那么,他为什么敢这样说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9 12:27:48
车厢里的无名尸首
  伦敦警方接到报案:有人在某列火车的一节车厢里发现一只带血的提包。待詹姆森探长匆匆赶到现场时,提包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有一个人类的头颅,由于容貌被毁,完全不可辨认,连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
  詹姆森探长决定,首先要查清头颅主人的身份。他立即找来列车长,向沿线安全部门通报,查询最近有无失踪人员。不大一会儿,沿线各安全部门都有了回音,统计出共有如下4人失踪:
  1. 一名女作家。
  2. 一名男篮球运动员。
  3. 一名女牙科医生。
  4. 一名年仅12岁的小男孩。
  詹姆森探长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头颅的面部,但没有结果。他找来法医,请他撬开死者的嘴巴,希望在里面能发现有用的线索。死者的嘴巴被撬开了,他们发现死者牙齿颗粒并不大,但看得出保养得很好,只是左侧后槽的牙齿上有一点龋齿,但已经修补过了。此外,门牙上略有凹痕。
  看完后,詹姆森探长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死者的身份了。
  那么,死者到底是何人?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9 12:28:40

钻石与可乐
  夏季里的一天,女盗梅姑乔装打扮后,混入某珠宝拍卖会场并盗走了两颗大钻石。
  一回到家,她马上将钻石放入水中,然后放在冰箱里做成了冰块。因钻石是透明无色的,所以藏到透明的冰块里,即使有警察来搜查,也不易被发现。
  第二天,矶川侦探果然来访。
  “还是把你偷走的钻石交出来吧。珠宝拍卖会现场的闭路电视已经捕捉到了化装后的你,还把你行窃时的经过拍了下来。虽然警方没能看出是你,但是你可瞒不过我的眼睛。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矶川侦探说。
  “如果你怀疑是我干的,那就请搜查我家好了,直搜到你满意为止。”梅姑若无其事地建议,“今天真热呀,来杯冰镇可乐怎么样?”
  说着她从冰箱里拿出冰块,往每个杯子里放了四块冰,再倒上可乐,递给矶川侦探一杯,而将藏有钻石的那两块冰块放到了自己的杯子里。这样一来,即使冰块化了,钻石露出来,浸在喝了一半的可乐里面,也是看不出来的,矶川侦探怎么会想到在他眼前的可乐中会藏有钻石呢?梅姑暗自盘算着。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矶川侦探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梅姑的杯子。
  “对不起,能换一下杯子吗?”
  “怎么?难道你怀疑我在你的杯子里下了毒吗?”
  “不,不是毒。我想尝尝放了钻石的可乐是什么味道的。”矶川侦探一下子从梅姑手里夺过杯子。
  冰块明明还没融化,矶川侦探是怎么看穿的?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9 12:29:08
台历上的密码
莱姆瞀长接到巴特夫人打来的报警电话:巴特先生被绑 架了。巴特是沙布尔镇的首富,拥有百万家产。莱姆警长驾 车赶到了巴持的乡村别墅。巴特夫人告诉莱姆警长;“两个小 时前.我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人说,‘巴特现在还活着, 如果你希望巴特继续活着的话,那么请付给我20万英磅,’ …一接到电话.我才知道巴持被绑架了,那是昨天晚上的事。”
莱姆警长问:“昨天晚上您在哪儿广
巴持夫人说:'昨天我到姨妈家去T,今天上午才回家, 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罪犯没讲过以什么方式交付赎金吗? ”莱姆警长问,“他 只是让我把20万英磅准备好,什么时候交钱,交到什么地方, 他说‘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如果你报警的话,巴特的脑袋 就跟身子苒见T/"巴特太太抽抽泣泣地说„
莱姆螯长又讯问了巴特家的仆人,仆人说:“没看清不速 之客的脸.印象中,来人四十多岁,戴着墨镜,帽沿压得很 低……但从巴特先生把来人带进书房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人 肯定是巴特先生的熟人,因为巴特先生从不将陌生人带进书
莱姆警长见再也问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就开始了搜査和 侦察B书房里并没发现外人的痕迹,既使在明显是“客人”用 过的咖啡杯上也没留下指纹。鞋印留下了,但明显是经过处 理的平底光面鞋,从这儿无法打开缺口。窗子打开了:从窗
子到别墅的后门处,留下了巴特先生的脚印和“客人”的平 底光面鞋印。看来.罪犯是逼迫巴特先生从后门出去的……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台历,莱姆警长对S特丈人说, “这上面潦潦草草地写着‘7891011、夫人,昨天您离开巴特 先生之前.看到过台历上有这些数字吗?”
“没有,巴特没有往台历上记事的习惯。”
'那幺,这说明这数码非常重要,很可能这数码代表罪犯 的名字,或者是罪犯的地址。夫人,在f尔知道的范围内,巴 特得罪过哪些人?或者您提供一个可疑份子的名单给我/
“麦克尼尔、舒特、加森、利査斯……可是.巴特所得罪 的人不一定就是绑架者呀巴特夫人不解地问。“您已经把 罪犯的名字告诉我了,”莱姆警长笑了笑说:"罪犯就是加森。”
莱姆警长的根据是什么?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29 15:08:55
用牛奶洗脸的姑娘
由千看上了经理的儿子,美子便与原来的男友武夫分手 了,武夫心里很痛苦,于是一个报复行动的计划在他的头脑 中产生了 =
武夫和美于是邻居,他知道美子有一个习惯,每天早晨 起床后,要用鲜牛奶洗脸。他们家每天早晨都有一名送奶工 给她送来一瓶新鲜的牛奶,放在她家门口的一个小箱子里3
一天,武夫看到送奶工给她送来一瓶新鲜的牛奶放进了 那个小箱子里后,他就立即跑出屋去,轻手轻脚地来到美子 家的门前,打开那个奶瓶的盖于,将早就准备好的一瓶浓硫 酸溶液倒了进去|他要毁掉美子的面容,他太恶毒了!
事情千完后,武夫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站在那扇窗户 前向外偷看,他在等着看好戏呢.过-会儿.她就要哭着跑 出来上医院去,可是他等了一天 > 也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第二天•一大早,武夫又站在窗户前向外观看,送奶工 又来了,美子好像持意在等他,看见他来了,就跟他不知讲 了些什么,送奶工把一瓶新鲜牛奶交给了美子就走了,美子 拿着奶瓶进屋洗脸去了,可是武夫发现美千的脸上根本就没 有被损坏的痕迹。
武夫觉得很奇怪,难道加入的硫酸量太小了,没有足够 的破坏力?子是第二个星期日.他又在新鲜的牛奶中倒入更 多的硫酸溶液.他又站在窗前等了一天.还是没有结果,星 期一早晨,武夫看见美于又等送奶工.这次她同送奶工吵了


起末,但是他又发现美子的脸上根本就没有破坏。他等到第 三个星期日,又加大了剂量,可是第二天美子还是照常去上 班,脸上根本看不出受到了什么破坏,
武夫开始怀疑硫酸没有用,于是他又到化工商店去买了 一瓶强腐蚀剂,准备在这个星期日再次下手。
星期天终于来到了,武夫像前几次一样,把那瓶强腐蚀 剂倒进了奶瓶中,
他非常得意,一转身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把他吓了一 大跳,抬头一看,身后原来站着两名警察,他吓得一屁股坐 在了门前的台阶上,美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冲着武夫大声骂 道:“我早就知道是你干的好事,你选个恶毒的东西,这回看 你还干不干了,”
武夫被两名警察带走了。
为什么武夫没有能够毁掉美于的面容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0 10:47:46
著名男髙音哥唱家西尔瓦被暗杀了……
兰博探长立即赶到了西尔瓦的住所,乔治蒈官向兰博探 长汇报了情况:
兰博探长査看了一下现场,只见西尔瓦仰卧在客厅的抄 发前,脖于上缠绕着绳于,勒得他二目圆睜,看来死前一定 很痛苦。地毯上七零八落地掉了很多东西,有摔碎的花瓶,有 打碎了的玻璃杯,还有装巧克力的铁盒于,屋里一片混乱。由 此可以得知,西尔瓦在受到攻击时,曾.经进行了激烈的反抗, 但终因不敌对手,被罪犯勒死,-
兰溥探长又査看了尸体,然后对乔治蒈察说:
“法医的鉴定,被害人死了几天?”
“经过初步鉴定,大约死了 4天,准确死亡时间必须经过 解剖后才能知道,
正蹲在尸体旁边的兰博探长刚要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突 然发现沙发下面有个东西在闪亮=捡起来一看,是一只全自 动目历手表,表蒙已经被摔裂,表已停走,指针指在8点27 分,日历显示"l3Fri\说明西尔瓦也曾用自己的手表作为自 卫的武器,用它砍过罪犯,结果手表受到剧烈的震动面停走 了。
乔治警官看完了手表上措示的时间后说:
“那么13号星期五8点27分就一定是罪犯作案时间。"
兰溥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手表后说:


“今天是17号星期二,作案时间正好是在4天前,现在 关键的问题是要判断出那个8点27分是上午还是晚上,
乔治不加思索地忙说:
“当然是早展,因为我们进门的时候屋里没有开灯。如果 是晚上,屋里一定会开着灯的。”
“那可不一定,兰博探长马上反驳道,••罪犯完全可以在 作案后,关上屋里的灯,然后锁上门离开的。所以还是让我 们仔细弄清楚这只手表所指示的时间究竟是上午还是晚上, 这样会给我们以后的工作提供很多方便。”
说着,兰博探长开始拨动那只手表,当他把分针拨动了 几圈后,对乔治瞽官说,
“这就可以下结论了,指针是停在晚上的8点27分.看 来罪犯是在晚上作的案,
那么,兰博探长是怎么判断出手表的指针指的是晚上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0 10:49:00
电视的证明
—个星期天的下午,一个名叫五郎的孩干在钓鱼时•在 池塘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忪本警长听完五郎的叙述后•几分 钟后,警车就开到了池塘边B
经法医验尸确定:死者系男性,年龄约三十岁左右,身 髙一米七三,身材较瘦。死亡时间大概在十五小时以前(即 昨晚七点钟左右)死亡原因系窒息所致,身上没有什么明显 的伤痕,死前曾喝过酒,是被人用绳子勒死后扔进池塘中的。 经身份调査,死者是本地搬运趴的木村D
松本警te看完法医的验尸报告,对他的部下们说:“你们 跟我来/’
刚才,就在他和五郎沿着池塘边走的时候,他已经注意 到一处可疑的地方,那里的杂草被压倒T一大片,周围有一 片很深的脚印,警长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一个人负重行走时留 下的.
警长看着那些脚印对他的部下说:“这儿可能就是罪犯将 尸体扔进池塘的地方
他们顺着脚印走丁一段路后,又出现了一辆自行车的车 轮印,而这时脚印却消失了,
警长命令他的部下们顺着车轮继续追踪下去,就在这时, 突然下起雨了.这会把车轮印冲刷掉的呀,于是警长命令他 的部下一定要赶在雨水砵刷掉车轮印前找到目标,


警察们顺着车轮印找到一个姓川岛的人家门前,他们敲 开了川岛的大门,那是一个典型的单身男干的住处,茶几上 放着几个空酒瓶,还有酒杯、香烟、吸完了的烟头和一些空
H你叫什么名字?”松本窨长问屋子的主人,
“川岛_郎。”
“你平时在家都千些什么?”
“看电视,我最喜欢看电视了,尤其有球赛的时候,有时 也找些朋友喝喝酒,谈谈天
*•那你昨天晚有没有喝酒?”
11我七点以前喝过酒,后来因为昨天晚上七点正好转播一 场球赛,于是我就一边喝酒,一边看球赛川岛说,
“有证人吗?”松本蕾长又问a
“看来你在怀疑我杀寄了本村,不过没关系,我有证人, 川岛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D “他就是栽的同事冈山, 他也是个球迷,诈天晚上跟我在一起喝酒,看电视的,
松本警长找到了冈山,他打量了一香面前的这位小伙干, 看来他身体非常强壮,可也带有几奸傻气,他问冈山道:“请 你回忆一下,上个星期六下班后,你去过哪里?”
“上个星期六?"冈山想了一下说,“那天下班后我在一家 小酒馆喝了一点酒.我走出酒馆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同事川 岛,他让我和他一起去他的家再喝点儿,我本来不想去,但 是他对我说还早呢.一会儿还有一场球赛转播。我一听说有 球赛.就让他骑着车带着我到他家去了,一进家门,他就马 上打开电视机,球赛刚好开始。”
“你知道球赛是几点钟开始的吗?”
"电视屏幕上打出的时间是十九点,球赛结束后,我就到 83
我的女朋友美枝子那里去了。”
“你到美枝子那里什幺时间?”
“我也搞不清楚,只觉得时间已经很晚了,因为我本来在 酒馆喝得就眵多了,到川岛家又喝了不少.所以我醉得很厉 害。"
“从川岛家到美枝子那里很远吗?"
"不远,平时只要用十五分钟的吋间
"你能肯定你在川岛家只呆了一场球赛的时间吗?"
“我能肯定.我只呆了一场球赛的时间
松木警长回到办公室开始分析这个案子,从作案现场的 脚印,车轮印来看,杀害本村的凶手就是川岛.但川岛没有 作案时间.所以此案的推断不能成立。
松本警长把头靠在椅子背上听着他与冈山谈话的录音, 突然他猛地站了起来说道:“來人.马上逮捕川岛。”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0 11:10:30
密室谋杀案
探长哈代踏着尺许深的雪,步行到谋杀案现场。在门口 迎接哈代的是死者乔叟的儿子欧文,-■个质朴老实的青年J也 向哈代报r案情,领着哈代向乔叟的书房走去,哈代注意到 了一串奇怪的深脚印.这脚印一直到乔叟书房的窗下为止,而 b只有往的没有返的单向脚印。这显然是凶手留下的。透过 窗玻璃,只见乔叟趴在桌上.他的背后深深地插进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原是乔叟怍裁纸刀用的=这说明这决不是自杀,因 为死者决不可能用匕首刺自己的后背而死的,书房呢,窗子 里面插上插销,门的里面是锁上的.成了一间密室„凶手是 怎么进去的?又怎么出来的?成了一个谜3
啥代不得不打砕窗玻璃进入书房,他坐在空调暖气下面, 听取欧文的叙述:“父亲在生意上很有一套,打败了很多的竞 争者,因而树敌很多,那些人都很恨他。……”哈代仔细观 察,没有发现现场搏斗的迹像,却看到几个疑点:
1.死者的裤管是湿透的,而书房里并没有水;2.产体 脚边的地板上有着一支松针,而院子里才有松树„
哈代问,“除你外,这所房子还有谁住?”
"妹妹凯瑟琳,此外还有两个留宿的男客,他们都是和父 亲谈生意的z
哈代进入客厅,询问这两个神态不安的男客,一个男客 贝拉米说:“我们昨晚7点左右来的,还有~个同行萨克雪也 —起来的,他8点左右回去了。我们生意没有谈成。昨夜9点


半沖,乔叟就间书房去。由干哲大.干是找fl'IK留宿此地。”
•‘T:夜里,体扪听到任何声S吗?”哈f+C问。
W—男客璁斯说:“我睡不若• 11点左■右' 听到T开窗的 声 if。”
凯瑟琳惊呼:••呀•正是父亲的V房!真奇怪•池芒人家 平吋怕冷.很少开窗的。”
哈代回到书房+再一次察析门和窗,特别注意窗的插销, 除了积存在里面的灰尘有点潮湿外,什么也没发现。哈代决 定访问萨克雷|他到了萨克雷的办公室.也没有问出可疑之 点。哈代返身出去时.却发现门旁有把黑布伞,伞柄上刻着 主人的名字/’
“这把伞是乔叟的吗?”哈代问。
"是的,昨晚我回来时借用的Z萨克雷回答。
哈代觉得有必要和出事那晚留宿在乔叟家里的两个男客 谈谈,干是赶到贝拉米的办公室。R拉米一见哈[t到来•紧 张地连声说:“我不是凶手[”哈代说•. “是不是凶手,且待水 落石出,至少你现在是个涉嫌者。我问阼,你是和琼斯、萨 克雷一起去乔叟家的吗?”
贝拉米说:“不,我们分别去的。当我到达乔叟家门前的 时候,琼斯正从出租车上下来.而萨克雷也从对面停车场的 那条街道走过来。他是走着的,也没打伞-我们一起走进去 的。”
哈代又去找了琼斯,琼斯回答的和R拉米所说的一■样。哈 代又到气象站详细了解昨夜下雪的情况:雪真正下大的时间 是早上3点半到6点半.后来积雪太厚.车不通了.
下午,哈代到乔叟家,召集了有关的5个人:欧文.凯 瑟琳兄妹俩,贝拉米、琼斯和萨克雷。哈代严正地指出:“现


在经过调查,此凶杀案真相大A!抒臾诈房ni.凶手捫诮 地从院子里敲书房的窗子说了奸话请求汴叟到凶乎ft己的-力, 公室去。乔叟带丁伞从窗子里出夫,这就是ir点钟左右听列 的开窗的声音。凶手生意谈不成.恼羞成怒,乘机从背后刺 死乔叟,这匕首是事先在书房祖偷取的、接着凶f-将尸体放 进车的后箱,又到乔叟家。这是早上5点钟以后的事,雪已 经积得很厚了 -凶手背上尸体,尸体的脚碰昔雪,裤管就湿 T;尸体的肩膀碰着院子里的松树,凶手从开了的窗子进到 书房里面,把尸体放奸,沩造丁现场。这时忪针落到地上B
你知道密室是怎么形成的吗?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0 14:20:53
—颗散落的珍珠
一大早,朗波侦探急匆匆赶到一处公寓,因为该公寓的主人报案说,昨天公 寓里有小偷光顾,失窃了不少珠宝。
在公寓里,朗波侦探发现地毯被吸尘器清扫过。朗波侦探仔细检查,突然发 现地毯的边上有一颗散落的珍珠,也许是小偷未注意遗落到地毯上的。于是他故 意将一些纸片撕碎撒的满地都是,遮盖住了珍珠,然后让助手找来了这家的管家。 出示证件后朗波问道:"你昨晚在什么地方?”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一直没有出来。”管家回答。
"昨晚公寓里进了小偷,你知道吗?”朗波侦探问。
“我也是刚刚起床时才知道的,丢了什么东西吗?”管家说。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呢?你不知道吗?"朗波侦探反问道。
管家说:“探长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地碎纸片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罪犯乱翻东西时弄的。”朗波说,“对不起,请打扫一下。如果发现有


什么东西被盗了的话,请吿诉我。”
“好的。”管家拿出吸尘器,马上幵始清扫,吸尘器里很快装满了碎纸片,吸 力弱下来了。“我去倒垃圾。”管家拉着吸尘器进了厨房,然后又出来继续清扫。
“厨房里有什么异常吗?”朗波侦探不经意地问。
“什么也没发现/管家回答道。
“是吗?”朗波侦探两眼直视管家,“那么,罪犯就是你喽!”
管家惊得倒吸了一口气,但马上又镇静下来。他关掉吸尘器的开关,马达声
立刻停了下来:“你凭什么说我是罪犯?”
“珍珠就是证据。你把盗走的宝石和珍珠藏到哪儿去了?老实吿诉我。” 管家一脸沮丧得承认是自已干的。为什么朗波侦探认定管家就是罪犯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1 17:51:11
收萝卜
新任知县胡海山,刚接过官印就下乡察访民情。一天晚上,他来到城外田野 里,突然从一条田埂下跳出一个大汉,将胡知县擒住。
胡知县厉声喝道:“大胆毛贼,居然偷抢到本县身上。”
大汉将胡知县紧紧抓住:“贼喊捉贼,分明是你黑夜来此偷窃,不意被我守候 在此,当场捉住,还有何话可说!”
远远跟着胡知县的县衙公差闻讯赶来,喝住大汉。那大汉见是自己误将知县 当贼擒拿,慌忙磕头谢罪。原来他在附近田里种了两亩萝卜,正想收下上街出卖 时,发觉萝卜已被人偷走大半,他气怒交加,就守在田埂下,想捉拿贼人。未料 想竟捉住了本县县官。
大汉伤心地说:“我萝卜被偷断了生计,如今又冒犯了大人,甘愿进监服役, 尚能勉强温饱。”
胡知县说:“你且放心,本县一定想办法抓住贼人,追回你的萝卜。”说罢回 转县衙,派人去告诉本城最大的酱园老板,托他高价收购数万斤萝卜。
酱园老板不敢怠慢,四处张贴收萝卜的告示。一时间,四面八方闻风而动,肩 挑车载的萝卜源源不断地涌向酱园。
一天,来了两个送萝卜的人,正在过秤付款的两个伙计只与这两个送萝卜的 人说了几句话,就将他俩带到了知县面前,经过审问,证实了这两个人就是偷萝


卜的贼。
胡知县是如何破案的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1 17:52:03
谁是房子的主人
有一个叫王松的人刚刚修建了一座房子。一天,突然来了一个过路的陌生人, 走得腰酸腿痛,精疲力竭,恳求房主人王松借住一宿,歇歇脚。好心的王松看他 那可怜样子,很痛快地答应了。并亲自动手把房内收拾了收拾,帮助过路人安顿 下来。
过了一宿,那人还要求再住两宿,王松又答应了。
一连住了一个多月。那人毎天在房前房后溜溜达达,暗暗数清了房子有几根 橡,地上铺了多少块砖,房顶上盖了多少片瓦,甚至连梁用什么木料做的,他都 记在心里。
那人仍不声不响的住着,看不出要走的样子。等王松急着用房,催他离开时, 他反咬一口,说:“这房子本来是我的,你怎么叫我离开?”
王松气愤难忍,说:“我好心待你,你反而恩将仇报!你这个无赖,绝不会得 到好报!”
尽管王松肺都要气炸了,可那个人还坚持说房子是他的。
两个人争执不下,一同来到了县衙。
在公堂上,王松说:"我修建的房子,他借住了一个多月,就说是他的了。”
那人却说:“不对,我敢对天起誓,是我新建的一座房子,他想赖去。要是这 房子是他的,那么,让他说说,这房子有几根椽?地上铺了多少块砖?房顶上盖 了多少片瓦?……”
王松被问得一时答不上来。
知县问那个人:“你说的上来吗?”


"因为这座房子是我亲手盖的,我会说得一清二楚。”那个人立即把平日记下 的数字熟练而又准确的说了出来。
听着那人像背书那样熟练地背下来了,有多年断案经验的知县不禁产生了怀 疑。他想:“只有想到要用这些数字的人,才会背这么熟。真正的房主人只想到住 上新房,不会想到要用这些数字去打官司,所以往往也就说不清。不过,怎样把 那人的假象掲露出来呢?”
很快,知县就想出了办法。他问了那个人几个问题,顿时就让那个人露了 馅儿。
知县问了那个人什么问题呢?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1 17:53:11
聪明的局长
1950年,哈尔滨警方在一次普査户口时,发现了一个很像日本战犯的嫌疑人。 经过审讯,此人说他是牡丹江附近李家庄的农民叫李胜利。由于这个村庄的人都 被日本人杀死了,所以没办法辨别真伪。
为了査明真相,市公安局的宋局长亲自将他安排到牡丹江附近的农民家中 参加劳动。李胜利同农民很谈得来,而且知道很多这一带的事情,农活也干得 很在行。
一天,宋局将他带到一间密室,经过一番审讯后,对身边的侦察科长用日语 说:“明天,将他带到刑场枪决。”局长本来想观察李胜利有什么反应,但他无动 于衷。宋局长心想:难道李胜利真的不懂日语,不是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战犯?
又过了几天,宋局长决定使出杀手锏。李胜利再次走进了宋局长的办公室,里 面显得特别安静,宋局长正聚精会神地批阅文件。看见李胜利走了进来,宋局长 抬起头,用日语对李胜利说了一句话。李胜利听后舒了一口气,露出微笑转身准 备离开。门口的两位警察堵住了他的去路,李胜利知道刚才一时失态露出了破绽, 只好老实地招供了。你知道宋局长说了一句什么话?
95.小张和小王的擒贼技巧
某市公安局里有两个刚上任不久的巡警,一个叫小张,一个叫小王。他们两 人在同一个小组工作,经常一起上班,一起巡逻,一起回家。


小张和小王虽然工作不久,但他们非常热爱这份工作,并且经常热心地帮助 他们管辖范围内的居民,深受当地居民的喜爱。他俩在一起时,最常讨论的便是 如何捉贼,如何擒拿罪犯。而且,他俩都很擅长跑步,是局里有名的飞毛腿。
有一天,他俩正在街上巡逻,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大声呼喊:“抓小偷!抓 小偷!”他俩寻声望去,只见两个犯罪嫌疑人正飞快地向远方跑去。没等多想,二 人撒开腿,不一会儿,他们便跑到了离犯罪嫌疑人只有几步远的地方。眼看犯罪 嫌疑人就触手可即,小张和小王采取了不同的擒贼技巧:小张拽住犯罪嫌疑人的
衣领向后拉,小王却猛然把犯罪嫌疑人向前一推。 两位巡警的擒贼方法哪一种更有智慧?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52
经验:303
鲜花:0
勋章:0
当前在线
发表于:2019-01-31 18:16:17
巨人公司保险柜禹的20万现金昨晚被盗了。总经理来富傻眼了,赶紧保护好 现场,叫秘书小丝报案,然后坐在客厅里,眼巴巴地盼着侦探公司早点派人来。正 在他急得团团乱转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没好气地说:“今天 不办公了,有什么事改日再说吧!”
那女子微微一笑,掏出自己的证件说:“您搞错了,经理先生,我是侦探戴伊。”
“什么?你是侦探?”来富简直气得要跳了起来,“我们这里失盗了,并不是 要开什么服装展示会。”
戴伊毫不在意地打开公事包,取出纸笔做好要记录的样子说:“经理先生,我 不在乎你的态度,我们开始工作吧。”来富说:“很简单,昨天放进保险柜的钱,今 儿早晨就不见了,你说上哪儿去了呢?”
戴伊听了,先去现场检査了一番,然后又回到客厅里,把经理部的几个人找 来,很客气地请他们说一说昨天下班后,都做了些什么。
七八个人很快就说完了,就剩下来富和小丝了。来富好像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低声说:“昨天我带小丝去看电影了,没叫大家,下回一定补上。”小丝也马上承 认是一起去看电影了。
“在哪家影院?什么片子?什么时间?”戴伊问道。
“开明影院,是大片《指环王》。时间是7点45分。”来富马上回答。
戴伊不再多问了,整理好东西说:“今天就进行到这里,明天我们再继续。”说 完,朝所有的人点点头便出门去了。
第二天,戴伊又在同一时间来了。她好像忘记昨天都做了些什么,仍然叫大 家说一说出事那天都干什么去了。当大家都说完了以后,最后是来富说,只见他 没好气地说:“我带小丝看电影去了……”
“是《指环王》,在开明影院,7点45分那场吗?”戴伊问。


来富点点头说:“你的记忆力不错呀!”
“过奖了,遗憾的是那天开明影院的放映机出了故障,那场电影取消了,你不 过是从报纸上知道那么一场电影罢了。”来富正要分辩,戴伊制止了他,接着往下 说:“我看过案发现场,无论是保险柜还是门窗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那么盗贼肯 定在你们内部。谁是盗贼你肯定知道!”
那么谁是盗贼呢?
快速回复主题

封闭的房间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