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周末疑案20 -深山里的白衣姑娘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4
经验:67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1-05 15:55:00
008的朋友Kane的自述:
2000年,我来到福建武夷山,想游览名山大川,寻访异人轶事。我不喜欢与旅游团同行,于是独自进入深山,不知不觉就迷了路。时近黄昏,薄雾缭绕,我不也开始着急起来。正自彷徨之际,我看到不远处郁郁葱葱的灌木丛中似乎现出了几个身穿白衣的小孩身影。惊喜之余,紧赶几步,却不慎一跤摔倒,站起身时,却发现那几个小孩已无踪影。
  沮丧之余,突然想到有人的地方就该有人家。于是奋起余勇,四处寻找,真的发现了一幢住宅,院门开着,我正探头探脑的进入院子时,一个美丽如天仙般的少女出现在我的面前,令我呼吸一窒。当明白了我的处境后,她温柔地在前头带路,把我让进了屋里。这是一幢两层的小楼房,我被带到了底楼的客厅。
  通过和少女的交谈,我才知道其实我只是在山脚下乱转,根本就没有走远,此地离最近的繁华城镇也有1小时的路程。在交谈中,我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个少女一直在看着我,她的眸子明亮清澈、如一泓清水美丽异常,使我砰然心动。但是我却总有一种感觉,少女其实并没有在关注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转眼到了晚饭时间,我看到了家中的第二个人,那是一个老妪,年逾六旬。可能是这一家的老仆了。她沉默寡言,对我这个陌生客人也是满怀敌意。这种情形使我突发奇想,也许眼前的这个少女是某一位前朝帝王的后裔之女,这些人为避世而和忠心耿耿的家将仆从来到这优雅清静之地,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惜乎如今只剩下冷冷清清的两个人。
  山中供电不便,时常断电,于是老妪在桌上摆上了四根蜡烛。纯粹是无意间,我发觉这四根蜡烛的摆法很是奇特。长方形的饭桌,我和少女各坐一头,老妪在我的左侧。四根蜡烛中却有三根摆在我这一半的桌面上,成三角之势,中间的一根几乎就靠在我的右手边。席间我和少女谈笑风生,渐渐地深入到彼此的爱好。我没有想到,少女除了古文诗词外,居然也喜欢侦探小说,真是于我无一不合。本人虽然一向致力于搜集奇闻异事,但对侦探小说也颇有涉猎,古典时期、黄金时期的名家名作几乎无一不知。当下两人都很欣喜,少女更是邀请我到她的房间一叙。
  少女的房间在二楼,家俱摆设虽简单,但整洁雅致、暖意洋洋。我们谈天说地,两情融洽。少女一身白色的衣裙,纯洁无瑕;双眸波光灵动,美得让人眩目。如今我才明白古人的那些赞美绝代佳人的诗句绝对不是夸张之辞。而我也早已习惯了少女对我的注视,心中升起相见恨晚之念。
  少女转身为我倒茶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涌动的激情:“难道你就一辈子住在这里吗?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嗫嚅地再也说不下去了。少女把浓香的绿茶端到我的面前,看到我的表情时,眼中孕满着笑意:“你一定渴了吧,这里没有更好的茶,只能委屈你了。”于是我再也没有勇气说任何话了,同时也为我的唐突后悔不已。好在少女似乎不以为意,使我安心不少。
  我参观了少女的两个书橱,其中靠墙角的一个满满当当的全是侦探推理小说,我粗略地看了一下,发现书的排放很有规律,年代越是久远的就放在越靠上的书架里,充分体现出了少女的细心。随后我就告辞了,出门时我看到房间的一隅挂着一袭黑裙,与少女身上的衣装式样相同。我想像着黑色的衣裙映衬着白晰的肌肤,一定也是同样的魅力无穷吧……我打开房门,探出身子,突然在昏暗的楼梯口,我看到了一个同样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我大吃一惊,急忙回头,屋内少女正含笑地望着我。等我再看楼梯口时,已是空荡荡无一人了。这一刻,我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心中突然充满了恐惧。
  由于不愿再添麻烦,我坚持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夜。从黄昏到现在,我一直沉迷于少女的美貌而不念其他。此刻夜深人静之时,我才感觉到这幢宅楼里充满了诡异。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只一会儿我就明白过来,那是木板楼梯被踩压的声响,有人从楼上下来了!借着暗淡的月光,我看到那人长发披肩,容貌秀丽,正是少女。我很奇怪这么晚了她还下来干嘛,我轻轻地打了一声招呼,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她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我一样,径直地穿过客厅,来到了隔壁老仆的房间。而在这一刻,我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第二天,下起了暴雨,于是我有幸能和少女再相处一天。晚饭后,我拉住了老仆,逼问她少女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姐或妹妹。在我的一再强问下,她终于承认少女有一个孪生的姐姐,但患有精神病。并一再嘱咐我不要和少女谈起此事,这会让她伤心的。我答应了她。
  如同前一天晚上一样,我和少女海阔天空地神侃闲聊,两人的关系更亲密了一层。临走时,少女邀请我第二天早上七点一刻时再到她的房间,谈论对侦探小说的观感。少女含羞带笑的神色使我喜不自禁,那一刻我兴起了要把她带走的念头。我以参观她的书橱为名,偷偷地搞了一个恶作剧:拨开了摆在书桌上的电子钟的闹钟开关,并把时间调到了六点钟。我一想到第二天早上一定会让她吓一跳,就不由地偷偷直乐。
  我的美梦终究没有实现,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早上在少女的房中所看到的一切。当我七点一刻准时来到少女的房间前,轻敲着门扉的时候,无人应答。我轻轻地推开门--门并没有上锁,屋内,一张椅子翻倒在地,有两本书散落在旁。我震惊当场,同时发现了三件重要的事:其一、少女倒在地上,纤弱的身驱痛苦似地蜷起。其二、桌上两杯浓浓的绿茶,正冒着热汽。其三、那闹钟“嘀嘀哒嘀嘀哒”的声音在屋里回响。少女死了,她的脑后有被猛击的伤口,我在书桌下发现了那个闹钟,它正犹自响个不停,而闹钟上沾有血迹。我又拾起地上的那两本书,一本是威廉.柯林斯的《白衣女人》,一本是加斯东.鲁鲁的《黄室的秘密》。我无法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少女因为要和我谈论侦探小说,所以拿出了这两本书,这时有人却潜入屋中用闹钟击向她的后脑。这个人是谁?对了,一定是少女的那个有精神病的姐姐。然而当我和哭天抢地而来的老妪打开两层楼面的所有房间时,并没有发现有第三个人居住的痕迹。老妪也告诉我这里只住着她们两人。那么究竟是谁?是外来的强盗吗?可是即便如此,我也无法解释冒着热汽的绿茶和响个不停的闹钟;又或许凶手是我?尽管我和我的家族从来没有精神病史,但谁又说得清呢?天啊……,世间的一些都乱了,而我的梦也碎了……。
008陷入了沉思...
 

我出的题目来自文学城脑坛, 尤其感谢周末探案先生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34
经验:553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1-20 16:20:00
沉思...

论坛级别: 法律学子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102
经验:265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6-12-13 22:30:00
我想是老妪干的――“哭天抢地而来的老妪”――还没看到现场已经哭天抢地了。闹钟叫个不停,说明闹钟启动后没有人去关了它,这说明在6点钟之前少女已经被杀,但茶冒着热气,说明茶是刚倒好的,是谁倒的茶?如果是老妪(实际上应该就是少女的孪生姐姐),那她应该听到了闹钟声音,为什么没有关了它?如果少女那么早被杀,书是何时拿出来的?这样的布局,难道是想伪装成少女是在和“我”探讨时被杀的?如果是这样,故事就是这样:老妪是少女的孪生姐姐,晚上精神病发作就去光顾她妹妹的房间,因为看到妹妹好象要离开她跟“我”走,这天晚上就杀了妹妹,早上醒来发现已经杀了妹妹,只能布置现场制造假象。然后装模作样的哭天抢地地跑来……假设“我”没有精神病和臆想症。

豆豉汁柳丁,外加一份青椒豆腐乳西瓜.小辣就可以了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5572
经验:7196
鲜花:38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6-12-13 11:59:00
伤感。我们福建的女孩多美好啊。
老仆不是说她们有姐妹俩吗?

┱縂習慣▽苚沈黙倈処理ωǒ啲傷鱤キ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5572
经验:7196
鲜花:38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6-12 21:54:00
老妪怎么可能是她的孪生姐妹呢?没看过那两本侦探小说,会不会是暗示着什么呢?或者死的会不会是孪生姐姐呢?恐怖!

┱縂習慣▽苚沈黙倈処理ωǒ啲傷鱤キ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5572
经验:7196
鲜花:38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6-12 21:57:00
又想到另外一个设想:莫非少女有间歇性精神病?老妪那么说是保持少女的美好形象。可是是怎么死的呢?

┱縂習慣▽苚沈黙倈処理ωǒ啲傷鱤キ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
经验:2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8-02 15:42:53
不小心吧,白衣女是瞎子吧。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
经验:2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8-02 15:46:36
还有是聋子吧,听不到闹钟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5572
经验:7196
鲜花:38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8-17 03:27:40
每当看到这几个帖子的回复,我就和许多人一样,怀念起海姑娘。
   你们看过她的博客,才能了解一个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的轮廓,却走不进她的世界。

┱縂習慣▽苚沈黙倈処理ωǒ啲傷鱤キ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9
经验:0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7-08-17 16:50:36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快速回复主题

周末疑案20 -深山里的白衣姑娘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