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销量和口碑俱佳的《爱没这样》之后,歌手郑凡在内地全新团队的打造下焕然一新,俨然成为了内地舞曲音乐界的焦点人物。曾经为陈琳、杨坤(微博)打造过无数流行金曲,如今享有“内地版阿弟仔”殊荣的音乐人曲世聪,不仅是新生代张杰、张靓颖、李宇春的御用制作人,更是大有可为的舞曲探索者。他曾经放话要把郑凡打造成为内地舞曲的新标杆,改变过去长时间来内地无舞曲、无顶尖舞曲的孱弱现状。所以在去年的《郑凡爱没这样 概念专辑》中,我们看到了这对舞曲搭档的非常表现,无论是曲世聪欧美化的纯粹电音曲风,还是郑凡野性**的舞蹈、MV,都给人带来相当大的视觉听觉冲击。经历去年专辑的惊喜,我们自然期待风口浪尖上的郑凡能有所突破。

评价一部音乐作品成功与否,从某种程度上讲,在综合考量音乐水准、听众口碑、市场成绩之外,还需要对专辑的实际效果与音乐企划进行比对和评估。特别是类似郑凡这种外形出众的歌手。如何让企划为形象服务,而不是让美貌先入为主,可以说是长久以来内地舞曲从未彻底解决的问题。无论是舞曲天后LADY GAGA、新生代麻辣鸡Nicki Mina,亦或是华语歌坛的小天后蔡依林(微博)、萧亚轩等人无不是企划先行音乐随后的成功案例。所以郑凡上张专辑的成功,我们几乎不可避免的要谈到一个人——曲世聪。作为郑凡音乐转型时期最为重要的一个幕后推手,曲世聪给郑凡附加上的时尚意识是其拥有音乐前瞻性且实践性的前提条件。曲世聪之于郑凡的改造意义,犹如阿弟仔“舞娘”之于蔡依林的意义,曲世聪不仅在技术层面上给予郑凡极大的支持,更是顺应了追求舞台表现力的流行趋势,在专辑概念上与国际接轨,这几乎是目前国际舞台的主流。

《bling bling girl》2012概念单曲是曲世聪为郑凡量身打造的新一季派台单曲,更可以看作是上一张《爱没这样》的加量加料升级版。如果说《爱没这样》是对于视觉、听觉感官效应的**,是停留在感性与性感之间的荷尔蒙产品。那么《bling bling girl》除了原有的性感特色之外,更显得五光十色,精致,完整,也更生活化。正当华语舞曲近年来进入了一种技术重口味的盲区,成为欧美舞曲的汉化版之后,曲世聪让郑凡回归到了“舞池”、“Party”、“暧昧”、“搭讪”等舞曲原始主题。此时的舞曲不仅仅是一堆依靠节奏包装的节奏,只有舞没有曲,它更成为了有舞有曲有灵魂有生活,可触摸可嗅觉可感知,这显然让“闪闪女孩”的概念更加完整了。

从音乐层面上说,《bling bling girl》又是一首以编曲取胜的作品,合成器音色丰富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程度,既有司空见惯的单一鼓点贯穿始终,又有脉冲、音浪、爆破、flop等效果所点缀,既不过多杂乱,又不单一机械,让人几乎不相信这是出自华语编曲人曲世聪之手。而在郑凡的vocal部分,多个音轨的丰富层次感也让这首歌抛却了EQ时期郑凡声线薄弱的致命弱点,收放自如的性感拿捏到位,不仅有欧美舞曲的狂野,也带上了日韩舞曲的丰富层次感与精致感。


相较于华语舞曲第一人阿弟仔在张靓颖、大嘴巴等艺人作品上照搬billbord的一刀切做法,眼前的这位“内地版阿弟仔”曲世聪,中西合璧功力上显然技高一筹。虽然依旧借助了舞曲这种形式,但即使在最现代、最跳跃的节拍中,《bling bling girl》还是能够呈现出一种日韩及港台化的东方感性,在不经意间柔和了西方舞曲的重口味,使音乐更适合东方人的口味。

总的看来,郑凡的2012概念单曲《bling bling girl》再次突破自我,成为郑凡个人里程碑式的作品。尽管她还带着内地音乐一些保守的色彩,却不得不承认,这仍然是郑凡及其幕后团队、用意识带动音乐性的又一次成功尝试。而对于舞曲这样的西方舶来品,《bling bling girl》无愧为一部东方人唱西式舞曲的典范佳作,这既是郑凡两年来舞曲之路的“成果”,同时也为华语舞曲的发展指明了一条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