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真不是写乐评的时候。国难当前,也许音乐这种浪漫情调的专属品真的不适合为沉重气氛疗伤。许飞的《恰许同学年少》,是一张让我听了有些惭愧的唱片。是因为,本来应该很坚硬的灵魂,听完之后意外的温情脉脉,意外的温柔如水。

   专辑的诸多创作者没有故弄玄虚地制造诲涩的来刻意文艺,而是把20出头女孩对时候、对朋友、对过去种种回忆、不确定因素用温暖声线、跳动旋律等等毫无保留地传达给听众。

这张唱片上市之后会有怎样的销量很难预测,好在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张半文艺的试验品。她会告诉我们,国内乐坛制造文艺女歌手的方向在哪里、能量强大在哪里。

   封面《恰许同学年少》,提醒我们,这是个好同学。还没有毕业,就得到了跟升爷合作的机会。

   INTRO收录许飞和陈升两人呢喃,接下来是火车启动的声音。乍一听,还以为是哪个独立音乐人的实验唱片。

   《从吉林到北京》很让人触动。虽然个人以为许飞的嗓音不适合这种带些迷茫、伤怀的呐喊,但是她突破自我的声线还是让人可以感受瘦弱的身体背后蕴藏着巨大力量。虽然,这力量有些太年轻而显得不那么强大。这首歌曲,可以让许多人回想初到陌生地方的片刻。发布会当天,陈升和孙女许飞的合作,让人听到和看到这首歌的另外一种面貌:热闹。或许在最宁静的时候体会不到。发布会现场,许飞声音发挥稳定,但状态游离,表现出不善于驾驭、调动现场气氛等弱点,而升爷则完全掌控了全程气氛。比对唱片里,升爷以合音的姿态出现,简直是锦上添花,文艺味道泛滥。

   《淡淡的歌》是首温情的组成。郭彪的词曲一下子让我对这位外貌酷似学友的歌手另有看法。估计许多人听到泪流——太真实的感觉经由淡淡的吟唱——往往更能温情脉脉击中心脏。

   我并不认为许飞的音乐才华真的如外界盛传的那么强,她的歌旋律都是起伏不大,真正打动人的是她细若游丝却相当独特诚恳的声线。即使有《飞碟与大头》这样讨巧借鉴复古DISCO的节奏歌曲,她也是温柔表演。

   《1993》让我快吐血!改名吧,叫《酸酸甜甜就是我》!奇怪的一首凑数歌。《蝴蝶》也是奇怪的一首歌曲,许飞的演绎和蝴蝶没有让我产生任何联想。这首歌曲倒是让我想到90年代的花儿乐队,那种放肆和年轻的轻狂。

   距离上一张EP快1年,许飞这张新专辑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算是一张非商业性的实验品,听起来有点儿像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台湾民谣,虽然创作动机走的是老民谣的路子,但专辑本身并没让人觉得老气横秋。但跟国内大多数唱片一样,很难用一个现成的词来定义,象“民谣音乐”或是“小文艺”这样时髦的词在这里不免有些磨棱两可。让我想到一个未来,也许再过10年,她是下一个文艺版莫文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