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注社会民生的首发单曲《存在》之后,汪峰的两首新单曲《向阳花》和《爸爸》却走上了回归家庭的道路。单曲封面一扫上一张的厚重感,明亮天空下的向阳花,正是期许了女儿如怒放的生命绽放。

这次汪峰一人分饰两角,即有对过逝父亲的追思以及自己以父亲的身份对女儿的厚望。死亡一直是东方人避讳不谈的东西。而在新歌《爸爸》中,汪峰用了很少会有人在歌曲中正面交锋的描述,“当工人把你身上的白布掀起”,这样直白的与死亡面对面,让那些与你失之交臂的回忆开始在心头漾开,然后终于忍不住眼眶一酸。歌曲虽然低回婉转,却不凄凄艾艾,更多的是唤回温情,所谓哀而不伤。同样的情怀会让人想起日本电影《入殓师》,男主角见证了每个家庭的隐疾,正视了不断在逃避的问题,包括一直怨恨的父亲。那这首《爸爸》仿佛是那部电影最好的注脚,激昂却不煽情,大概能让你“笑着哭”的歌曲,才是段数高的歌曲啊。东方人是羞于外放自己的情感的,尤其是中国式父亲,他要保有一家之主的威严,关爱是不露于色的,所以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渐渐对父亲的亲近感变得封闭,甚至疏远。汪峰在歌词中直截了当的“我想你”,是对已失去的感慨,也是警醒我们每个人不要“爱的太迟”。在《向阳花》里汪峰转换了身份。作为一个父亲,他多想只把这个世界的美好展现给女儿,留下疲惫,苦难与灰暗,但是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看似对女儿的寄语,实则是汪峰自己对这个时代还残有的一丝希望,那里不是飘渺的乌托邦,只是相对公平的世界。这又是一次对现实良知的拷问。

以汪峰的年纪正是上有老下有小,而他的这两首新歌,我想,能引起大多数中年人的共鸣。在上一首讲述大爱的《存在》,能够唤起社会的良知,而这两首就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种“小爱”恰恰是构成社会大爱的基础,尤其是在这个“拼爹时代”,当“爸爸”变成权利的代名词的时代,这种“小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