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之后,汪峰在无法割舍的抉择之下,决定同时曝光两首新专辑的主打歌《爸爸》和《向阳花》,一首唱给已逝多年的父亲,另一首则是已为人父的汪峰唱给自家女儿的心水歌。

关于“父亲”这个话题,我们总有太多的话可以跟别人探讨、议论,却常常会面对到自己的父亲时语塞,那是一种以爱为基调、又掺杂着太多迟疑、困惑、叛逆、责备、迷离、冷漠等复杂因素的浓稠情感。许多当儿子的对于父亲的这些情感常年积郁在胸口,却总在意欲喷薄而出、话出口时,变成平淡、无味的基本对话,就像汪峰在《爸爸》一曲中的演唱那般温情脉脉,而那些懂得这就是父爱常态的人,自能体会这其中的感情之炽热。“爸爸我想你、我想你、这思念让我痛彻心扉”,遣词用句同华丽的辞藻毫无干系,可是足以打动一颗颗柔软的心。汪峰对父亲的思念、感激、珍惜之情不只抒发在这首《爸爸》当中,去年他以“父亲”命题创作给谭维维的《离去之前叫醒我》中对父爱的追忆之情同这次《爸爸》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创作者、歌者埋在音乐中的真挚情感。

在“父与子”的对立情感关系中,常常是一路紧张、偶有温情,矛盾和相容总是并向存在其中,就像张杨导演曾于电影《向日葵》中所表现的那样,所以汪峰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创作、录制了《爸爸》,我们可以略知一二。然而“父与子”和“父与女”这两种关系并不全然相同,《爸爸》的情感是迟悟中带着珍惜,《向阳花》中汪峰自己所散发的父爱则是情到浓处难自收,又不失理性的思考和给予,同电影《向日葵》的父子情煞是不同。汪峰对女儿的爱无需赘言,他用着几岁孩童可以读懂的文字,直接、坦白甚至略带刺痛感地阐述了这个世界上的伤痛和荒谬,“你将注定了孤独,虽然这世界是那么繁华”,小女儿也许只有知晓并通透地认知这个残酷世界,幸福感才会来得更直观也更感性,才会如向阳花般“在美丽的艰辛的生命中,坚定地灿烂地绽放”。

之前曝光的《存在》以层层叠加器乐的手法令听者在轰鸣中找到存在感,而这次曝光的《向阳花》和《爸爸》两首歌在编曲方向上走简约路线,吉他的撩拨配以汪峰温暖知性的嗓音,让人听到简直心都要被融化了。父爱大过天,在我们还能享受亲情的时候,你要如何去爱你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