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坐在评委席上的包小柏,曾经对黄英说过:“我期待你跨界后的曲风”。三年后,《远歌》来了,包小柏的心愿了了,黄英的未来,也更明了了。

未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黄英,以最纯朴清澈的声线,证明了自己会唱歌,也展现出一种原生态的美。黄英当然可以一直沿着唱山歌、唱民歌的路子走,凭借清亮的声线、宽广的音域,就是能让很多歌手各种嫉妒羡慕恨,但还是拍马赶不上。上天给的天赋,没处说理去。

但天赋也是一把双刃剑,天赋好的歌手,固然能够赢在起跑线上,但在流行乐坛这个竞争激烈的平台,也要求歌手需要有更高的目标,有突破自我、挑战自我的心气。新单曲《远歌》,则就是黄英对天赋的一种回报。她的声线依然清澈明亮,但在粗线条唱功的基础上,《远歌》也有了比从前更为辽远的回声、细腻的精致,甚至还有雍容的华彩。

《远歌》在演唱上由吴彤共同合作。吴彤出生在民乐世家,但却以摇滚乐队“轮回”主唱的身份成名,功成名就后的他,又重新回归了民乐之路,曾经作为马友友“丝绸之路”的成员,于全球推广中国传统民乐。少了年少轻狂时的狂野,现在的吴彤,在声线上更为的大气和端庄,有着更强的舞台定力。而黄英缭绕左右清幽声线,则不仅啼声清脆,在视觉上,更有一种彩虹般的幻彩效果。从最初听觉的感动,到如今绚丽的浮现,当年鲜艳夺目的“映山红”,也因此变成了百花园。多彩也精彩。

不仅在演唱上已经跨过了听觉与视觉之界,在唱法上也是平衡了民歌的悠扬和流行的感性,事实上,《远歌》这首作品的创作和制作团队,同样也诠释了何谓真正的跨界。台湾人文词人姚谦的歌词,除了将一首情歌谱写出浪漫情怀外,更是结合了文人词作的幽雅、文艺情调的清新,以及山歌小调的那种纯朴和纯真。脱俗却又不是完全不食人间烟火,自然却也不失人间温情。而曲世聪的曲作,也是汲取了东方的神韵,在给旋律许多留白效果的空间同时,也让作品因为这种低密度,反而更有利于黄英和吴彤在演唱上的二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挥。

《远歌》无疑是黄英向高端升级的一个成功音乐个例。而这个个人的案例,对于天娱制作团队来讲,同样也是一个挑战自我、超越模式的案例。纯朴的民歌、专业的民乐,再加上姚谦和曲世聪这两位台湾与内地成功音乐人的联手,无疑将流行音乐的制作又拉开了新的宽度,源自流行音乐,却又超越传统流行音乐的狭隘范畴。于是,黄英飞得更远,天娱也因此找到了天外的那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