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流行音乐极度商业化之后,唱片公司越来越看中低龄市场。这其中有一个定律,那就是流行音乐的主要受众群是14岁至22岁的年轻人。自从有了这个概念之后,流行音乐的目标,定位越来越集中,但这种集中换个角度看就是流行音乐变得越来越窄。

当流行音乐一直向下看时,一个巨大的价值洼地就出现了,这就是中年市场。事实上,这一市场的潜力之巨大,外行都看得很清楚。比如,目前电视剧市场,有时间跨度的电视剧很多,有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也有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在流行音乐演出市场,中年观众是中坚,市场有一半以上的项目是为他们准备的,比如,罗大佑、齐秦、崔健、蔡琴、周华健、纵贯线、滚石30等等。

中年人与年轻人相比,更有经历,更有积淀,可以说更成熟,认识理解上也不偏激。他们经历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也有了某种成就感,自信心。重要的他们经历了青春岁月,又将迎来人生的另一次调整。对于这一群体而言,他们的领悟应该是最好的。

而这一群体他们现在很无奈地只能以老歌为标志。事实上,中年群体不但要有老歌唱,还要有能代表他们心声的新歌。

《自己人》讲的是种很普遍的心态。好久不见,电话就在手边却一转念,把问候拖了下去,但是,这种想念还是始终存在的,于是,从少年到中年,从过去到眼前,最后只剩下一种好久不见的牵挂,有些犹豫,有些无奈,有些小伤感。这是一种中年人普遍能认同的情绪,用《自己人》做歌名,也预示着演唱者,创作者是理解这一群的同龄人,也就是自己人。 事实上,流行音乐始终向下看,也与一些中年歌手,中年创作者放弃努力有关。步入中年之后,无论是创作者,还是演唱者,其实都有更丰富且更成熟的情感,经验上也是最好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中年群体是否能有一次很好的心理调整。不要害怕青春已逝,不要执迷流行风潮。只要自己有感觉,秋天不比春天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