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转帖]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处分其财产的效力,应该怎么处理?  

论坛级别: 提成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1242
经验:3964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08-03 17:43:00
   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处分其财产的效力,应该怎么处理?

   有三个没爹没妈的兄弟姐妹,在哥哥九岁时父亲因工死亡,单位给三小孩6万元的抚育费,以哥哥的名义存入了银行,暂时由其母亲代管。在父亲死后一年其母亲为一个亲戚贷款作生意用这笔钱的存单质押给银行贷出4万元,借款期间为三年。三年后这借钱的亲戚生意失败无法还钱,银行对质押的存单行使了质权。小孩的母亲在其丈夫死后一年改嫁他人了,并且现在人也联系不上了不知了去向。现小孩的钱被银行行使了质权,无法生活。
   三小孩起诉银行要求还钱,法院应该怎样判呢?
 

正义之神,一手执衡器以权正义,一手执宝剑,以实现正义,宝剑而无衡器,不过暴力。衡器无宝剑,只是有名无实的正义。
论坛级别: 论坛平民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35
经验:304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08-03 22:31:00
监护职责之一就是处分被监护人财产必须为了被监护人的利益,否则无效。那么本案能否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担保法解释>84条规定了动产质权的善意取得制度:出质人以其不具有所有权得合法占有的动产的,不知人无处分权的质权人行使质权后,因此给动产所有人造成损失的,由出质人承担责任。所以我认为本案中的质押应该是有效的,其小孩的损失由他的监护人即母亲承担责任。  请赐教
论坛级别: 提成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1242
经验:3964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08-04 08:15:00
父母只有在为未成年子女利益的前提下,才能处分其财产,但是,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处分其财产时,处分行为效力如何?台湾地区的实务和学者,观点各异,大致有以下几种:一是无效说。该观点认为父母非为其子女利益不得处分 特有财产,否则该处分行为无效。台湾地区“最高法院”基本采无效说。台湾地区学者多对此持批评态度二是无权代理说。此说的代表人物为史尚宽。“除可以为表见代理外,其明显的不利于子女的行为,应认为无权代理,子女成年后,得追认之。”我国大陆学者也有采此观点者。如杨立新、尹艳。三是有效说。多数台湾学者认为,父母非为子女利益处分其特有财产的行为,对第三人仍为有效,但父母应依委托之规定,对子女负损害赔偿责任。四是 区分说。王泽鉴先生强调:“至于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而处分其财产者,则应视为无偿行为或有偿行为而定:(1)其属无偿行为者,无效,以保护未成年子女。(2)其属有偿行为者,应属有效,以维护交易安全。”笔者将之称为区分说。无效说旨在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但却不利于维护交易安全。无权代理说,虽考虑到未成年子女的意志,但可能会使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最终也会对交易安全构成威胁。有效说虽强调交易安全,但对未成年子女利益有考虑不周之嫌。以上三说,虽各有所据,但在交易安全和未成年人保护上,或偏重前者,或偏重后者,都难谓周全。

  交易安全和未成年人的保护,都是法律所要维护的利益,两种利益在特定问题上产生矛盾,应如何取舍,徐国栋教授关于解决法律诸价值之间矛盾的论述,或可给我们以启发。“法律诸价值之间的矛盾,在理论上是法哲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在实践上是立法技术的重要问题,历代法学家对此的思考产生了‘偏一说’和‘兼顾论’两种主张。”“偏一说基于这样的观念,在法律的诸价值中,顾全了一项价值,必然要牺牲其他各项价值,这是一种绝对的思维方式。因为不难发现,在顾全法律的一项价值之同时,顾全另外一些价值并非不可能。因此应寻求尽可能兼顾法律诸价值的途径,兼顾论应运而生。”“偏一说者,将法律诸价值的关系看得过于对立,兼顾论者避免了极端,主张法律诸价值的折衷调和,并设计了完成这种思想的立法技术手段,比偏一论者高出一筹。一部法典,若能在一定的度上同时兼顾法律的各项价值,把它们之间的矛盾减少到最低限度,又何乐而不为呢?这种效果之完成,便达到了法典的最优化。”

  借鉴兼顾论的观点,我们发现,交易安全和未成年人保护之间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顾此未必失彼,通过一定立法技术上的处理,两者通过妥协,完全可以共存。正如王泽鉴教授所言“惟未成年人之保护及交易安全之维护,均属现代民法之基本原则,应力求兼顾。”基于此种思想,王先生提出可进一步区分案例类型,以决定法律效果。当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无偿处分其财产时,因相对人取得利益没有支付任何对价,即使认定处分行为无效,也不会对相对人产生太大的不利影响。此时,法律应侧重于保护未成年人利益,认定处分行为无效。当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有偿处分其财产时,相对人取得利益已支付了相应的对价,若仍认定处分行为无效,则会给相对人带来不利影响。此时,法律应侧重于保护交易安全,认定处分行为有效。对由此而给未成年人造成的损失,可按《民法通则》第18条第三款之规定处理。

  如此安排,可以使交易安全和未成年人保护之间的矛盾得到最大限度的调和,同时也符合公平的理念。因此,笔者赞成区分说。建议在处理父母非为未成年人利益处分其财产效力时,区分无偿行为和有偿行为,以定其效力。

正义之神,一手执衡器以权正义,一手执宝剑,以实现正义,宝剑而无衡器,不过暴力。衡器无宝剑,只是有名无实的正义。
快速回复主题

[转帖]父母非为未成年子女利益处分其财产的效力,应该怎么处理?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