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注意]王利明:关于物权的确认  

论坛级别: 提成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1242
经验:3964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2-03 11:45:00
  关于物权的确认

  王利明

  一、案情

  某市水产公司欲购买两台桑塔纳轿车,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以后,一直未获得批准。该公司因办公急需轿车,便由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李某出面,以其个人名义以公款购买两台桑塔纳轿车,共花费35万元。该款全部由水产公司直接向该市汽车销售公司转帐支付。在交付车辆后,水产公司将两辆车都以李某的名义办理了所有权登记。半年后,李某下海经商,将这两辆车带走,一辆留作自用,另一辆以10万元价格转让给张某并办理了所有权过户登记。在转让时,李某明确表示该车是个人购买的,并出示了有关权利凭证。

  水产公司得知上述情况以后,立即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张某和李某返还汽车并赔偿损失。

  二、对本案的不同意见

  本案在审理中主要有三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本案中的两辆桑塔纳轿车虽然登记在李某的名下,但完全是以公款购买的,李某将该车据为己有,并擅自转让其中的一辆车,已经构成对水产公司所有权的侵害,理所当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另一种观点认为,本案中既然两辆车是以李某的名义登记的,李某对这两辆车享有法律上的所有权,其有权转让该车。

  第三种观点认为,李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侵权,但张某是善意的,应当受到保护。

  三、作者的观点

  首先需要讨论的是,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无权处分?所谓无权处分是指行为人无法律上的处分权而实施了处分行为。这种处分主要是指处分财产所有权或债权的行为,不包括使财产的占有或使用发生移转的行为。也就是说,处分行为将导致特定权利的变动,即直接发生权利得丧变更的效果。无权处分行为是行为人在没有处分权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的处分行为。由于处分权本质是所有权的一项权能,因此无权处分行为将直接损害真正的权利人的利益。在本案中,市水产公司欲购买了两台桑塔纳轿车,但是登记在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李某名下,尽管李某没有出资购买该车,水产公司将车登记在其名下,也不意味着水产公司将该车赠送给李某,所以水产公司应当成为实际的权利人,且事实上在购买该车以后,该车也一直在由水产公司在使用,表明水产公司也是实际的权利人,但问题在于水产公司为了逃避有关部门的检查,或者出于其他原因,而未将该车登记在自己的名下,而是将该车登记在李某的名下,这就在该车的权利归属上引起来争议。

  从法律上来看,轿车虽然是动产,但它是一种特殊的动产,就一般动产而言,它以占有作为一种公示方法,就可以从法律上推定,其具有该动产的所有权。但是就车辆这种特殊的动产来说,仅仅通过占有还不能完成公示要求,而必须要通过登记,才能完成公示要求,一旦登记以后,这在法律上将推定登记记载人为权利人,任何人因信赖登记,而与登记记载人发生交易,则根据公信原则应该受到保护。当然这种推定并不是不可推翻的,只要当事人举出相反的证据,也可推翻这种权利的推定。从本案来看,一旦水产公司将轿车登记在李某的名下,就只能推定李某是真正的权利人。水产公司要主张对该车的权利,就必须要举出相反对证据,证明自己是该轿车的真正权利人,并推翻登记,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在法律请求确认产权,以确定权利的归属,而不是直接主张返还原物,因为在没有推翻登记所确定的权利时,水产公司并不是法律上的权利人,不能直接以所有人的身份要求返还原物。

  所谓物权的确认,是指当事人在物权归属发生争议或者权利状态不明时,请求确认物权归属、明确权利状态。物权确认主要通过有权机关以法定的方式进行。物权的确认并不是一项独立的请求权,也不是物权请求权的范畴,因为一方面,民法上的请求权可能是对某种权利遭受侵害后的救济手段,例如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是在所有物被他人侵占之后产生的一种救济手段,也可能是某种民事权利自身蕴涵的内容,例如债权的请求权就是债权本身的固有内容,所以其与某种权利的存在是密不可分的,而物权的确认是因为物权本身存在归属上的争议而发生的,既然连物权本身的归属仍存在争议,自然不能认为提出确认物权归属的人就当然享有物权;也就是说,只有在物权人享有物权的情况下,才能行使该请求权。但在物权的归属发生争议的时候,当事人不能直接行使物权请求权,而必须首先请求确认物权的归属。

  物权的确认虽然不是物权请求权的范畴,但它确实保护物权的前提,也就是说只有在物权确定的情况下,才能够实际的行使物权的请求权。确认物权的归属通常必须向人民法院提出请求,而不能实行自力救济。如果要在法院提出请求,则当事人必须要提起确认之诉。所谓确认之诉,是指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被告之间是否存在某种法律关系,或确认其是否享有某种民事权利的诉讼。确认之诉适用的范围非常广泛,就物权法领域而言,确认之诉具体表现在确认物权归属之诉、分割共有财产之诉等。由于物权发生争议以后,只能通过司法裁判才能最终决定的权利的归属,并维持或推翻已经形成的财产关系,所以不能由当事人自身凭私力救济来确认物权的归属,而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权。也就是说要提起确认之诉。例如在本案中,水产公司只有法院提起确权之诉之后,经法院审查判定其为真正的权利人,水产公司可以根据法院作出的裁判,到有关登记机关变更登记,才成为了真正的权利人,并能够向李某实际主张所有权。应当指出的是,法院作出的裁判,本身并不是权利的凭证,而只是变更登记的依据。当事人可以依据该裁判变更登记,但不能认为一旦裁判作出,其已经成为登记记载的权利人。如果在没有变更登记以前,水产公司直接向李某主张返还原物,而法院认为该车既然已登记在李某名下,在法律上应当推定李某为所有人,因此,转让是合法有效的,并驳回该单位的请求。我认为,该裁判也是有道理的。

  一旦水产公司提出确权以后,李某要提出抗辩,不能以其是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为由提出抗辩。因为公信原则只能适用于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对于产权发生争议的双方当事人而言,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不能仅仅以其是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为由进行对抗,而必须就实质性的法律关系是否存在、是否正确作出举证。也就是说双方已经就财产权利发生争议,双方都应该举证证明自己是真正的权利人,如果一方举证证明登记的内容发生了错误,则登记权利人必须就登记记载的内容是否有错误进行举证,而不能仅仅以自己是登记的权利人进行抗辩。至于李某推出,便构成赠与。此种说法也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在购买该车以后,一直由水产公司在使用该车。半年后,李某下海经商,将这两辆车带走,水产公司也并没有明确的表示将该车赠与给李某,李某要主张赠与关系成立,则必须要自己举证证明双方已经形成了赠与的合意,不能仅仅以水产公司将汽车登记在其名下,便认为构成赠与。

  水产公司能否向第三人张某提出返还原物?我认为,按照公信原则张某应该受到保护。所谓公信,是指登记记载的权利人在法律上推定其为真正的权利人,如果以后事实证明登记记载的的物权不存在或有瑕疵,对于信赖该物权的存在并已从事了物权交易的人,法律仍然承认其具有与真实的物权相同的法律效果。公信原则通过推定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为真正的权利人,以保护登记的权利人,具有强化登记效力的作用;赋予登记以公信力的主要作用在于,首先有利于维护正当的交易安全,基于这一原则凡是参与交易的当事人在从事交易行为时,只要查阅了登记了公示的内容,基于公示所表彰的权利状况而从事交易是完全安全可靠的。登记证所记载的权利对相对人而言就应当认为是真实的权利。只要基于公示所表彰出来的权利和内容并基于对公示的内容的信赖而从事了交易行为并受让了财产,此种交易就不应当被宣告为无效,财产也不应当被追夺。因为登记是国家登记机关所从事的公示行为,如果对登记的内容都不能相信,那么对交易当事人而言就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了。正是因为公信制度的设立,才能强化登记的功能和作用。其次,公示和公信制度对于鼓励交易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由于交易当事人不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调查了解标的物的权利状态,从而可以较为迅速地达成交易;交易当事人不必要因为过多的担心处分人不是真正的权利人而对交易犹豫不决。公信原则使交易当事人形成了一种对交易的合法性、对受让的标的物的不可追夺性的信赖与期待。在本案中,张某在与李某从事车辆买卖交易时,张某因为根据登记记载信赖李某为真正的权利人,而与李某完成了交易,此种交易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正义之神,一手执衡器以权正义,一手执宝剑,以实现正义,宝剑而无衡器,不过暴力。衡器无宝剑,只是有名无实的正义。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4681
经验:13570
鲜花:14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2-04 16:10:00
"一旦水产公司提出确权以后,李某要提出抗辩,不能以其是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为由提出抗辩。因为公信原则只能适用于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对于产权发生争议的双方当事人而言,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不能仅仅以其是登记记载的权利人为由进行对抗,而必须就实质性的法律关系是否存在、是否正确作出举证。也就是说双方已经就财产权利发生争议,双方都应该举证证明自己是真正的权利人,如果一方举证证明登记的内容发生了错误,则登记权利人必须就登记记载的内容是否有错误进行举证,而不能仅仅以自己是登记的权利人进行抗辩。至于李某推出,便构成赠与。此种说法也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在购买该车以后,一直由水产公司在使用该车。半年后,李某下海经商,将这两辆车带走,水产公司也并没有明确的表示将该车赠与给李某,李某要主张赠与关系成立,则必须要自己举证证明双方已经形成了赠与的合意,不能仅仅以水产公司将汽车登记在其名下,便认为构成赠与。"

很好,长知识.这对房屋产权登记中出现的问题也有借鉴意义.

童年的我,家境贫寒,但他让我懂得了人间真情;成年的我,投笔从戎,绿色军营塑造了我的坚强;脱下军装,走向社会,常学常新实现了我的梦想;今天的我,何去何从,闲暇之余走进了这方净土.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4681
经验:13570
鲜花:14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2-04 16:17:00
"也就是说要提起确认之诉。例如在本案中,水产公司只有法院提起确权之诉之后,经法院审查判定其为真正的权利人,水产公司可以根据法院作出的裁判,到有关登记机关变更登记,才成为了真正的权利人,并能够向李某实际主张所有权。应当指出的是,法院作出的裁判,本身并不是权利的凭证,而只是变更登记的依据。当事人可以依据该裁判变更登记,但不能认为一旦裁判作出,其已经成为登记记载的权利人。如果在没有变更登记以前,水产公司直接向李某主张返还原物,而法院认为该车既然已登记在李某名下,在法律上应当推定李某为所有人,因此,转让是合法有效的,并驳回该单位的请求。我认为,该裁判也是有道理的。"

这在实践中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法院先让当事人去打行政官司,要求车辆登记部门撤消登记,而后再进行民事诉讼.我觉得本案的处理是得当的.

童年的我,家境贫寒,但他让我懂得了人间真情;成年的我,投笔从戎,绿色军营塑造了我的坚强;脱下军装,走向社会,常学常新实现了我的梦想;今天的我,何去何从,闲暇之余走进了这方净土.
快速回复主题

[注意]王利明:关于物权的确认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