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转帖]无罪推定在中国当代的命运  

论坛级别: 律师助理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232
经验:743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5-10-31 10:44:00
   人所共知:“无罪推定”已为我国刑法界所广泛认同,并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但“无罪推定”四个字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将其落到实践中,不仅要有人民至上的基本理念,而且需要相关的制度予以保障。

   我国一向强调国家至上,常常因国家利益而忽视个人的基本权利。司法过程中往往因追求个案的实质正义而将形式正义毁灭殆尽,当然无罪推定也难逃此劫。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再熟悉不过了,这句话实际已将无罪推定扼杀了。犯罪嫌疑人,只是有犯罪的嫌疑,仅此而已。那么在有足够证据证明其确实为犯罪行为之前,他只是有嫌疑。“坦白”什么意思?就是老实交代犯罪事实,这实际上已将犯罪嫌疑人视为了犯罪人只是司法机关没获得足够的证据而已。这其中实际上有一个逻辑矛盾:本来犯罪嫌疑人只有在司法机关有足够证据时→罪犯;如今犯罪人(已被推定的)司法机关通过“坦白”获得证据→犯罪嫌疑人为罪犯,即犯罪人→犯罪人。我们不难看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体现的正是有罪推定。犯罪嫌疑人有犯罪的可能,但这种可能同时也说明其有未犯罪的可能啊!

   我们怎能因为一个可能而忽视了另一个可能呢?既然只是有犯罪的可能,那么说自己没有犯罪或保持沉默就应被称为抗拒吗?就要从严吗?犯罪嫌疑人和普通公民没什么区别,他同样享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啊!沉默权如今已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我国的公民我坦白的义务,而人家的公民却有沉默的权利。当然由于我国的侦查技术水平相对较低,引入沉默权还不现实,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应从国民的观念中剔除了。在我国公民的法制意识仍很淡薄,他们往往将犯罪嫌疑人误认为是犯罪人,从而把对犯罪人的一切仇恨都施加到犯罪嫌疑人身上,从而形成强大的舆论导向,要求严惩那个被他们误认为是罪犯的犯罪嫌疑人,而此时法院、政府为了平民愤往往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草草了案并加重惩罚程度。我们可以想一想作为一般公民他们对法律有多少认识呢?他们往往只是看到了犯罪所造成的严重危害后果,孰不知犯罪嫌疑人根本不等于罪犯。佘祥林的悲局不就是因此而造成的吗?但佘祥林却是不幸中幸运的一个。如果他当初被判了死刑,我真不知道司法机关怎么向他的家人和全体人民交待。

   当今世界国家至上已为个人至上所取代,人权问题也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刑法是保护人民限制国家的工具,而非无视人权,主观归罪的恶魔。

   无罪推定同我国的很多法律制度一样是舶来品,我们不仅仅只是为了和国际接轨而引进。我们必须对其进行深入研究,使其真正植根于我们的思想深处,使其真正成为国民意识的一部分。沉默权是无罪推定的一个保障,虽然我国现在的国情不允许引进它,但要想使无罪推定在保护人权方面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引进沉默权是迟早要面对的,因此它应成为当今法学界研究的一个课题。真希望在我们引进沉默权的时候它以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了;真希望无罪推定的配套制度能完善起来;真希望“无罪推定”不像其它舶来品一样成为中国法律中的有一个花瓶。

 

当立法权与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了。因为人们将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者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暴虐地执行这些法律。如果司法权不同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立,自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实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人的力量。如果同一个人或是由重要人物、贵族或平民组成的同一机关行使这三种权力,即制定法律权、执行公共决议权和制裁私人犯罪或争讼权,则一切全完了。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从事物的性质来说,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论坛级别: 主任律师
学术等级: 法学爱好者
发帖:9870
经验:21561
鲜花:61
勋章:5
离线
发表于:2005-10-31 12:56:00
想在古代,官员审理嫌犯的时候就是“带人犯”,这就已经给他带上犯罪的帽子了。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我认为也是与无罪推定相违背的。
快速回复主题

[转帖]无罪推定在中国当代的命运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