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结果加重犯的概念

  结果加重犯,又称为加重结果犯,是指法律上规定的一个犯罪行为,由于发生了严重结果而加重其法定刑的情形。例如,我国刑法第260条第1款规定的是虐待罪的基本犯,根据刑法规定,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第2款规定: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这就是结果加重犯。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在犯虐待罪的过程中,发生了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情形,因而加重其刑。

  (二)结果加重犯的构成

  1.结果加重犯具有一个基本犯罪行为,这是成立结果加重犯的前提条件。

  至于这一基本犯罪行为的主观罪过形式,应以刑法规定为准,在一般情况下,基本犯罪行为的主观罪过是故意,即为故意犯的结果加重犯。例如我国刑法第234条第2款规定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在个别情况下,基本犯罪行为的主观罪过也可能是过失,即为过失犯的结果加重犯。例如我国刑法第131条规定的重大飞行事故罪,基本犯主观上是过失,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就是重大飞行事故罪的结果加重犯。

  2.结果加重犯是在基本犯罪行为的基础上造成了加重结果。结果加重犯的加重结果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1)加重结果是超出基本犯罪的罪质范围的他罪结果,而不是基本犯罪结果的程度增加。例如,致人死亡,对于故意伤害罪来说就是加重结果。而故意重伤则是本罪结果而非他罪结果。

  (2)加重结果具有特定性,是一种特定的犯罪结果,在我国刑法中大多为重伤、死亡等。

  (3)加重结果是刑法规定的另外一种犯罪,因而结果加重犯涉及罪数问题。

  3.结果加重犯在基本犯罪与加重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如果没有这种因果关系,即使发生了某种加重结果,行为人对此也不承担刑事责任。

  4.结果加重犯对于加重结果主观上存在过失。

  至于对于加重结果的主观罪过形态是否包括故意,我国刑法学界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对于加重结果只能是过失而不包括故意。第二种观点认为,对于加重结果既包括过失也包括故意。我赞同上述第一种观点,结果加重犯对于加重结果的主观罪过形式只限于过失。因为结果加重犯是一行为在造成一个本罪结果的同时又过失地造成一个他罪的加重结果,因而刑法才将其规定为一罪。如果除基本犯罪以外,一个行为又故意地造成了一个他罪的加重结果,那就不可能是结果加重犯。例如刑法第238条第1起规定了非法拘禁罪的基本犯,第2款规定非法拘禁致人重伤、死亡的,是结果加重犯,这里的致人重伤、死亡主观上只能是过失的。第3款规定非法拘禁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是转化犯,应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在此,对于伤残、死亡结果主观上是故意的。上述立法例,对于正确界定加重结果的主观罪过形态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当然,在某些情况下,刑法对于某种加重结果的客观罪过形式并未加以限制。例如第263条抢劫的抢劫致人重伤、死亡,既包括过过失致人重伤、死亡又包括故意致人重伤、死亡。但我认为,只有过失致人重伤、死亡的,才属于结果加重犯。

  (三)结果加重犯的处理

  结果加重犯,虽然由于危害结果发生了变化而使法定刑升格,但犯罪行为并没有增加。所以结果加重犯是一罪而不是数罪,应当按照法律对结果加重犯的规定处罚。

  需要严重的说明一下几点:

  1、该观点和张明揩观点相互矛盾,张明揩认为在结果加重犯中,行为人对加重的结果既可能是过失,也可能是故意。而陈兴良认为只能是过失。

  2、依照陈兴良的观点,结果加重犯中不可能有未遂,因为行为人对加重的结果只能是过失,而过失犯没有未遂。而依照张明揩的观点,则结果加重犯中有未遂,因为,行为人对加重的结果可能是过失也可能是直接故意,在直接故意的情况下,就存在未遂。

  3、上述观点均和最高院《抢劫》司解有矛盾。

  十、抢劫罪的既遂、未遂的认定?抢劫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侵犯财产权利又侵犯人身权利,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两者之一的,均属抢劫既遂;既未劫取财物,又未造成他人人身伤害后果的,属抢劫未遂。据此,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的八种处罚情节中除“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这一结果加重情节之外,其余七种处罚情节同样存在既遂、未遂问题,其中属抢劫未遂的,应当根据刑法关于加重情节的法定刑规定,结合未遂犯的处理原则量刑。?

  根据上述司解,最高院采纳了张明揩的行为人对加重结果既可以是过失,也可以是故意的理论。(德国的规定)但是,没有采纳张明揩关于结果加重犯可以存在未遂的说法。